寫得很中肯的文章,許多建言都是老掉牙了,但仍是狗吠火車!


去年十月再爆的第五波職棒簽賭打假球事件,迄今仍不知伊於胡底,而體委會和中華職棒聯盟自始是朝著不停賽的方向規畫,掩耳盜鈴姿態甚明。另一方面,近年來禁藥烏雲纏身的前大聯盟砲手馬奎爾終於公開坦承,他因傷痛困擾曾服用類固醇,且時間長達十年之久。為此,不少名人堂球星堅稱不該讓馬奎爾進名人堂。而樹立「馬里斯障礙」的馬里斯之子更公開要求大聯盟當局,承認他父親為真正清白的單季全壘打紀錄保持者。
 或有人認為,打假球固屬不該,服食禁藥強化肌力難道就符合公平原則嗎?何況,馬奎爾、索沙、邦茲這些「欺騙年代」的長程火砲驚動萬教,特別是九八年馬奎爾與索沙的較勁,重新喚回九四年大聯盟罷工後球迷失落的熱情,事後看來雖拜禁藥之賜;而其背後應有大聯盟當局的默許。美國也如此,我們獨責中華職棒的涉案球員,公平嗎?但這過於犬儒、虛無,喪失追求道德正當性的意志。
 就像歐美諸民主先進,照樣可能選出貪贓枉法、領導無能之輩;但,歐美的市民社會總能適時啟動自省機制,以收亡羊補牢之效。大聯盟雖無法堅持理想,但透過名人堂的篩選,馬奎爾迄今只能懸滯於「候而選不進」狀態,日後邦茲、索沙、克萊門斯等人大概亦如是。這一切既源於美國社會的清教徒道德傳統,也是其市民社會自行啟動,而全民亦有共識的結果,這才是文明社會的表現。反之,道德淪喪猶夸夸強辯的台灣社會,當真差之遠甚!
 想想看,從○五年迄今竟連爆四次打假球事件。而讓人駭異的是,向來以管理聞名的兄弟象竟然集體沉淪,La new熊的元氣也去了泰半。首次打假球事件係因黑道組頭勾結少數害群之馬所致;然而此回害群之馬變多且主動找上組頭,白手套們再以酒色金錢為餌請隊友入甕中。讓人不解的是,首位在大聯盟綻放鋒芒的台灣投手曹錦輝、○一世界盃的英雄而後旅日有成的張誌家、由練習生到獨當一面的王勁力,以及老實、苦練終成兄弟象本土大將的「阿鈣」廖于誠,都像失去免疫力般感染病毒。而「黃金戰士」陳致遠的哽咽說詞,卻換來更多的質疑。於是在美日頗受尊崇的職棒球員,到了台灣竟淪落為不堪見人的特種行業。這一切當然是道德淪喪的明證!
 只是,道德淪喪不能只針對球員,未能強力追查組頭並速審重判的檢調司法體系、未能即時修法防堵的立委諸公、裝聾作啞的職棒聯盟、私心自用的球團老闆、某些但知炒利隱惡的傳媒,以及盲從的球迷,都必須擔起這集體共業。須知,職棒醜聞的集體共業更甚於國會打架的惡名。畢竟國會打架、議事延宕究屬上層建築,未必和庶民大眾緊密扣連;然而職棒一再爆發打假球事件,則是市民(民間)社會敗壞的症候,是文明遠遁、野蠻附身之始。
 當然,找回道德價值、創造有品的職棒環境是固本之道;但若無制度與環境的興革,一切終將只是鏡花水月。本報曾不厭其煩地要求職棒聯盟和球團力行兩大急務:一是讓聯盟理事長徹底超然於各球團之上,並擁有實質決策權;二是主動、善意地扶持職棒球員工會,使其能自律茁壯。因為唯有貫徹這兩項急務,內部的免疫力才可能再生,防堵機制才會有效。惜乎,聯盟和球團老闆始終納不進忠言,「葉君璋事件」的爆發更屬惡質。雖說事件真相外人難以窺透,但葉君璋兼具球員工會理事長的身分,總難排除是他犯劫主因。此一事件若和稀泥帶過,聯盟和球團的公信力將徹底崩解。
 另外,執政當局囿於選舉考量力挺聯盟和球團,且不願停賽一年,結果只是便宜了既得利益者。而守舊、目光短淺的既得利益者,早被黑暗勢力附身,要想除害難矣哉。於此,讓我們再次重申上述兩大要求,並盼聯盟和球團停賽一年,因為戰力殘缺、公信力不足,若勉強賽事續行,只是自欺欺人;若果聯盟與球團依舊故我,我們只好忍痛「鼓勵」年輕好手遠赴他鄉發展,並拒絕進球場看球,畢竟「不合作運動」已是球迷拯救國球的最後法寶了。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2+112010011700234,00.html

hys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