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去年國內舉辦的世運及聽奧的成功,國內的幾個縣市包括台北縣市及高雄市一口氣就申辦了八個四種不同的亞洲綜合性運動賽會,這種盛況不僅是國內首見,在國外亦不多見,經過亞奧執委會討論後,此次叩關依舊未能竟功,事實上,兩岸政治因素使我申辦工作有一定難度,而面對未來賽會申辦工作,似乎要有更細膩的思維。

毫無疑問地,辦理大型運動賽會的多重效益已獲得證實,針對此,城市在申辦或規畫賽會時的首要工作就是何找到符合自身條件的賽會,已剛辦完世博的上海市為例,在上個世紀末期開始思考如何透過大型活動之辦理以帶動城市建設,世博的辦理就成為其重要選項,當時的上海市政經過專家評估後,發現爭辦世博過程的最強對手是首爾,而上海較缺乏的就是辦理大型活動經驗,因此,累積活動籌辦經驗就成為其重要工作之一,同時間,當時的北京已在準備申奧工作,上海不可能與北京競爭,因此,其採取了爭取單項且年度的運動賽事,從上個世紀末至這個世紀初先後獲得了大師杯網球賽、國際高爾夫巡迴賽、一級方程式賽車、田徑大獎賽等承辦權,正因為這些賽會的加持讓上海在2002年的世博爭辦賽中擊敗首爾。此外,近年陸續增加了撞球大獎賽及國際馬拉松等。顯而易見地,上海與許多城市爭辦綜合性運動賽會的策略不盡相同,他們採取了長期合作的策略希望打造一流的賽事中心。同樣地,連續三年獲選最佳運動城市的墨爾本也以舉辦諸多國際運動賽會聞名,包括網球公開賽、F1賽車、賽馬嘉年華、板球錦標賽等年度大賽,此外,墨爾本分別在2002年及2006年也舉辦了世界壯年運動會及大英國協運動會。上述案例可以看出城市在選擇賽會辦理時須要有多元化思維及長期規劃的思考。

而城市在爭辦過程的另項關鍵工作就是強化與國際運動組織的互動,幾乎所有的大型運動賽會都有一個主辦的國際運動組織,其對應的互動單位就是國內的運動組織,也就是運動組織的外交工作,如負責世界足球運動的國際足總在國內就有對應的中華足球協會,針對運動組織的外交工作也適用外交工作治理名言 -「外交是內政的延伸」,通常,運動競技水準高的國家或地區比較容易贏得別人的尊敬,古巴的棒球及巴西的足球就是很好的案例,畢竟,運動成績的表現其實代表了整體運動發展體系的成功,另外,國際運動賽會或活動的推廣也是突顯對於運動事務的關注及支持,如棒球協會近十年來持續辦理各種層級國際棒球賽會,大專體育總會也固定辦理世界或亞洲之單項錦標賽,這其實也代表了過去在運動組織的努力獲得肯定才會獲得辦理的機會,也就是說,城市在進行是申辦過程中須與運動組織需須採取夥伴關係。

如今,申辦大型賽會已經成為城市發展的重要工作,城市須依照本身的發展目標及硬軟體資源選擇適當的運動賽會,另一方面亦須搭配整體運動發展及組織的外交工作,上述事務絕非一朝一夕之功,有賴地方政府、國內運動組織及主管運動事務部門齊心齊力才得以奏效。

hys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