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喻為「地球上最熱門的運動賽事」的世界盃足球賽在巴西粉墨登場,
辦理大型國際運動賽事對於國家發展或城市建設可說是一帖有效的催化劑,但這個論述是否能夠在巴西世界盃足球賽獲得驗證似乎成了一個問號。

事實上,當國際足球總會當初選擇巴西作為主辦國時就已經知道巴西的硬體條件不敷使用,也就註定了巴西先天不足的局面,再加上政府部門行政效率不彰及國內社會問題無法有效解決,包括貧富差異、治安不佳等後天失調的情形使本屆世足賽有可能成為近幾十年最「落漆」的大型賽事之一。
而兩年後的里約也將辦理奧運會,同樣地,國際奧委會及許多國際單項運動總會對於里約奧運籌委會的進度也不滿意,面對此景,也只能「剉啦等」。同一時間,獲得2022年世足賽承辦權的卡達也籠罩在買票疑雲之中並接受國際足總調查中,值得一提的是連國際足球總會主席都公開表示選擇卡達可能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分析諸多國家辦理賽事的動機可分為兩大類,第一類型是「運動帶動國家發展」,以英國、韓國及新加坡為例,這些國家視運動為重要建設工具,以倫敦奧運為例,其透過奧運辦理重新發展其倫敦最落後的地區,也就是進行城市再造的工程,同時,其政府也藉此一平台大力輸出其文創產業及產業經驗。韓國的研究也指出其成功辦理1988年漢城奧運有效促進國家認同及催生出後來流行的「韓流」,主辦2002年的世足賽及球隊優異表現也讓陷入金融風暴的韓國人重新找回民族自信心。而新加坡也採用類似的概念但考量本身的情形而有不同之作法,其政府在數年前就推出的「透過運動讓生活更美好」願景,並興建一座容納五萬人的運動設施辦理東南亞運動會及女子網球大年終賽事以有效帶動其運動及觀光產業。而這些國家都有些共通的特色,第一,持續辦理大型賽事,以韓國為例,除前述所提之夏季奧運及世足賽之外,其在2011年已經辦理了世界田徑錦標賽及將於2018年辦理冬季奧運會,並號稱是全球第六個國家辦理國際賽事的「大滿貫」,而新加坡從過去的青年奧運會、F1賽車到今年起連續五年的女子職業網球大年終賽事。第二,水平整合運動相關行政部門,如英國與韓國將觀光、文化或傳播部門合而為一,一方面是看上運動與前述單位的產業關連性,另一方面是有效進行運動與其他部門的統籌協調。
第二類型的國家是抱持「運動展現國家形象」思維,如俄羅斯、卡達及巴西等,這些國家試圖以國家經濟資源一方面進行城市建設,另一方面向世人說明其國家形象,俄羅斯從去年的世界田徑錦標賽、喀山世大運、今年的索溪冬奧、2015年的水上運動會及2018年的世足賽,俄羅斯期望透過這些賽擺脫蘇聯解體的形象。而超過600億美元的卡達世足賽的場館預算及其周邊建設將是世足賽史上最巨大的工程,可以顯見的是這些華麗的硬體建設將會透過全球媒體展現其因石油所帶動的經濟能量。這些國家對於賽會視為國家形象工程,對於辦理所需行政效率及產業聯動性則有努力空間。
巴西世足賽的經驗告訴我們大型國際運動賽事如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成功的關鍵在於許多建設與投資是以區域的永續發展為前提,並非為了辦理賽會而興建場館,並且需要跨部門整合才有加乘效果。

本文

hyse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