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受惠於國家隊打入經典賽前八強及大聯盟爭議球星曼尼的百日旋風,帶動國內職棒產業發展的氣勢,但好景不常,職棒管理階層在今年的營運策略犯下幾個錯誤使現階段的職棒發展陷入危機。
首先,去年的職棒媒體轉播權易手引起諸多討論,以往的轉播單位在接手職棒轉播之際,就開始遇到假球事件及新棒球聯盟的挑戰,歷經多年低潮,陪(賠)了十七年後眼見職棒回春,卻見職棒主事者琵琶別抱,以商業行為而言,職棒主事者當然可以選擇最有利的夥伴,但就從道義而言,職棒主事者顯得不夠厚道。

值得一提的是,獲得轉播權的國際夥伴其實對於中華職棒國際化應有所助益,特別爭取在東亞或東南亞地區媒體的轉播,事實上,國內職棒產業將從過往只是輸入國的角色,轉成輸出國,這絕對是國內職棒產業的新里程碑。但輸出國的美夢未能成真,反而因國際公司不了解國內媒體作業及生態,中華職棒失去了國內有線電視台的收視族群,最近連幾個參與媒體傳播作業的協力組織紛紛退出行列,迫使中職可能要自力救濟一手扛起轉播,當初天價權利金的合約瞬間化為烏有。

第二,中職打破慣例不參與仁川亞運國家隊的徵召作業,這是1998年曼谷亞運以來職棒球團首次缺席亞運棒球賽事,事實上,從國家整體運動政策落實、棒球運動的全球化發展、國內職棒的永續經營或是職業棒球員的社會責任,職棒球團及球員都沒有拒絕出賽的理由。

教育部以國家整體運動政策高度之下是選派所有運動菁英參與亞洲運動會,而職棒球團或球員工會若考量因個人利益而選擇避戰似乎讓球員背上「怯戰」的標籤,事實上,棒球運動發展在國內幾乎是擁有資源最充足的項目之一,從小只要是穿上中華代表隊的服裝就一定是政府所挹助的資源,而振興棒球計畫或強棒計畫的經費都是以億元為單位在投入,反觀許多運動項目一年的補助可能只有幾百萬或甚至更少,面對政府的長期培育,球技高超的職棒球員更應勇於接受承擔以做為後輩的典範。

當時球員工會提出的許多訴求似乎言之有理,但考量與美日國情之不同,其部份訴求都有討論空間,特別是國內政府對於正式國際賽都訂有獎勵機制,即使未符合獎勵機制的棒球經典賽在民粹式的輿論訴求下,政府依然破例頒發獎金,而這是在日美國家所不會出現的情形,代表整體職棒球員的工會應揚棄重視個人利益的美式思維,試圖提出符合國情且棒球整體利益的建議,以避免過於強調職棒球員的近利,最後反而使職棒球員的形象受損。

再者,今年的幾個國際重要賽事都與中職的賽季重疊,包括世足賽、南京青奧及仁川亞運等,經驗指出,這些賽事將會佔據不少媒體版面,直接壓迫中職的媒體空間。

面對本次媒體轉播權及仁川亞運事件,也顯示中職的決策思維要有所偏差,身為國內棒球產業龍頭應明確掌握本身產業鏈的競合關係及考量職棒產業享有政府提供的行政資源的情況提出具宏觀的營運策略,回想當初成立職棒的初衷,其實就是提供棒球好手更多的舞台並提高國家棒球水準,套句知名球賽主播的經典名言「我真的好想贏韓國!」這句話不就是全民的期待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ysem 的頭像
hysem

運管園丁---煜老師的天空

hyse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